当前位置:首页>>检察文化
我和我的祖国
时间:2019-11-18  作者:马起蒙  新闻来源:  【字号: | |

夏天的阳光是最勤奋的,五点天就亮了。轻拍着酣睡的女儿,我打起精神,伸伸懒腰,着手准备早餐。一粥一饭,简单却美味。锅内热气氤氲而起,便想起了以前母亲给我做饭的日子。

蹒跚学步时,家里有方大土炕,炕前是灶台,灶口是深坑,炭填进去,既烧饭,又取暖早晨母亲蒸包子,熬一锅粥,晚上是热乎乎的面条,饭菜的香味填满整间屋子,但也恼人,由于长期在屋里攉煤,地面脏兮兮,每个人的脚底板呀,总是黑黑的,孩子们的棉袄袖口总是又黑又亮,像是涂了黑鞋油。

上了小学,父亲主张把灶台拆掉,母亲购置了水箱炉子。水箱炉子,顾名思义,有盛水功能,安装了水龙头,随时可以有温水。冬天早晨,母亲会把我和姐姐的衣服在火上烤,烤暖和了,我们赶紧穿上,一边穿一边抱怨,棉裤裤腿处还是冰凉的,人人撅个小嘴,母亲则催促我们洗脸。红色的大瓷盆接满半盆水,我和姐姐一边洗脸一边打闹,偶尔谁的脑袋磕在了水龙头上就会跑到母亲怀里,委屈巴巴的寻安慰。这时,母亲会笑着从水箱炉子的凹口处掏出两只胖胖的大红薯,由于熏的时间长,红薯外表焦黄,肉嫩可口,金黄色的,好吃极了。直到现在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红薯,因为童年的味道不再。

步入初一,笨重的水箱炉子卖了废铁。当收废品的师傅离开村子,爸爸运回蜂窝煤炉子,这炉子却也简单,圆柱形铁桶内抹上黄土,中间放蜂窝煤。孩子们喜欢比赛,看谁能把手指插进“马蜂窝”,用一根手指把它立起来。可怜我们柔嫩的手指,谁也做不到,大家互相打趣,直到天黑时从池塘传来一片蛙声。说起蜂窝煤炉子,它可是利于邻里互动的物件,家里火灭了,去东家借一块烧的正旺的煤,嫁接生火。西家煤不够了,也到东家借一块。在那个物质不算丰盈的年代,乡亲们彼此帮助,相互搭把手,日子也都凑合过得去。邻里其乐融融的,很不生分。母亲经常用铁铛烙饼,由于火候掌握的不好,经常变糊、变焦,偶尔烙一张大黑饼出来。母亲怕浪费,会把黑乎乎的结痂撕掉喂鸡,把嫩嫩的饼芯塞到我们手里。

时代的发展真快啊,电磁炉、电饼铛、电饭锅、多功能锅“飞入平常百姓家”。高中暑假,我回到家,问母亲“妈,咱家现在都是电器,停电了怎么办啊?”母亲笑我笨“没看见液化气吗?”,我盯着厨房的炉灶,终于在橱柜里发现隐藏其中的煤气罐。罐体上写着电话,打电话一小时之内就送气到家,省心省力。傍晚母亲嗔怪我乌鸦嘴,果真停电了,夏季的夜晚有些燥热,黑暗中做饭显得手忙脚乱。这时,姐姐提议“我们出去吃吧,县城又不远,出村拐角就到了”。大家很兴奋,毕竟这么多年来下饭店的次数屈指可数。好吧,言归正传,这次下饭店是屈指数第一次。父亲骑着电动车带着母亲,我骑着自行车驮着姐姐,一盘鱼香肉丝,一盘宫保鸡丁,一盘凉菜,四碗大米饭,一扫而光。饭毕,一轮明月,一家四口,踏着时代的春风,生活在新中国的大地,感觉真好!

  大学毕业,我成为基层干部,爱人是机械设计师,姐姐登上三尺讲台,桃李芬芳。父母年纪渐长,却独爱小菜园,在父母的打理下,菜园绿油油一片,生机盎然,趣味十足。夏日的豆角架是最热闹的,小白花像星星洒落。干煸豆角是母亲的拿手菜,回到家,旋转天然气开关,红彤彤的火苗窜起,热油爆炒豆角声伴随着抽油烟机声,像上演一部舞台剧。细数家里的厨房设备已是第五代,伴随着厨房的喧闹声,我和姐姐长大,父母双鬓的雪越积越厚。

  傍晚散步,母亲说“日子越来越好,胡同里都铺上了水泥地面,小轿车家家有,空调、液晶电视是家中必备,歌华有线、无线网全部覆盖,自来水、净水机家家安上。村内平方已经少见了,二层小楼多得很,三层洋房和小别墅当下最流行,村中配备环卫工,街道干净整洁。村内老人每年定期体检,到卫生所看病直接用医保报销,很划算。天然气接通了,地暖铺上了,方便又干净。隔壁村紧挨着开了三家超市,买菜买油方便极了!”晚霞映着母亲的笑脸,宛如一幅油画。

厨房的变迁是我们老百姓生活巨大变化的一个缩影,新中国成立七十年,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红火,蒸蒸日上。

女儿睡醒,把我的思路拉了回来。“妈妈,我长大后祖国会是什么样子?”“等你长大,祖国将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中华民族将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母亲好像听到了什么,她从厨房探过身来,对我们娘俩笑了。

专题一
专题二
专题三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二维码 腾讯二维码
讲政治转作风强责任抓落实
讲政治转作风强责任抓...
版权所有:河北省亚博娱乐官方唯一入口人民检察院
地址:河北省亚博娱乐官方唯一入口平安北街130号 电话:3852823;李玉龙检察长:15833895678
工信部ICP备案号:京10217144号-1
技术支持:正义网